夜雨神烦

大爱黄少天ღ( ´・ᴗ・` )比心

五张烦烦生贺开屏
烦烦成年快乐!!?o((*^▽^*))o
夜雨声烦,剑定天下
我们明年继续!

这是临摹,重复一遍这是临摹


大大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3_ヽ)_




第二章原图是@羊肝菌_ 大大画的

我们的金绫大小姐😚

🤦🏻‍♀️臭不要jj

吹爆杰佣(≧▽≦):

那什么这个zz我已经不想说什么了如果路过的人里有凹凸粉,魔道粉,第五粉,狐妖粉,请举报这货吧中二病太重了,诋毁魔道作者真的不信你们去看看她空间吧,我看了两三条已经吐血了,怕被腾讯封号创了好多小号还和她的小号开了个群....

最后一张是她的QQ号,不过还请大家说话不要太过于暴力,毕竟我们不能像她一样,直接举报就行

期末考试的时候作的死(:3[▓▓▓]
画得好难看啊(捂脸🤦🏻‍♀️

我们一起学猫叫(=^o^=)
刚买马克笔,试色ing,于是把以前的存稿描了一遍😏

【薛洋*为谁举手投足学他模样?】

加油!!不要不写呀!嘤嘤嘤@晓卿忱. 

晓卿忱.:

  义城某处屋檐上坐着一位少年。
  他穿着一身白道袍,一把剑佩在身侧,即使在雾里也显得他神秘而又冷清。
  几声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与谈话声传入耳畔,少年细听。
  “莫公子你也在?那是不是含光君也来了?”
  “嗯,来了,现在就在我身边呢,你们都快过来。”
  “你们怎么在这里?一出手就这么狠,好在我这边有含光君,不然伤到普通人怎么办?”
  紧接着刺耳异常的竹竿敲打地面的声音。
  由于竹竿声掩过了声音,少年皱紧了眉头,只听见一句:“喧哗。”
  说起来,不知阿箐是否真的变成了孤魂野鬼了。
  他到不远处折下一朵花,在鼻尖闻了闻,走向棺中卧着的人。
  晓星尘。
  “道长,他们来义城了。”少年道,“虽然我没有魏无羡那样的本事,能把你的魂魄拼起来……但是魏无羡,一定会有办法把你的魂魄拼起来的……”
  少年将自己的眸子蒙上白绫,露出了一对虎牙,给人一种邻家少年郎的感觉,但语气却让人毛骨悚然:“若他不愿……”
  他将霜华用黑布掩着,把降灾藏在袖子里,将花放在那个人的心口,轻轻地碰了一下微微陷进去的白绫:“道长,你在这里……等我回来……”
  他把十恶不赦硬生生地活成了明月清风,除了外貌不像之外,微笑的弧度刚好,举手投足间都像极了他的模样。
  执念成狂,半生桀骜,我最终活成了你,半死不活,痴狂入魔。

【薛洋*屠城*一人心盲,饰那人眼盲】

好基友写的,给她打call!ヽ( ̄ω ̄( ̄ω ̄〃)ゝ

晓卿忱.:

  晓星尘死了,仅剩几缕残魂。
  薛洋忽然大笑起来,他疯狂地笑着,眼泪却莫名流了一地:“晓星尘……”
  他拾起霜华,把降灾藏在袖中,拭干了眼泪,在集市上买了一件白道袍。
  白道袍和晓星尘穿的道袍一模一样,甚至连领子的软硬度也恰到好处。
  那是他第一次付钱,也是最后一次。


——
  他屠了义城,整个城血流成河,用的是晓星尘的霜华,泪水划过脸颊,哑声道:“道长……这是你的剑,你也不管管吗?”


  “我要灭常家的门,就是连一条狗也不会给他放过!”
  如今也一样。


——
  这几天,薛洋经常坐在木椅子上,看着霜华和降灾又或是挥着宋岚去杀人。
  宋岚没有瞳仁,没有意识,也代表着不能反抗。


  “道长,你的好朋友要去杀人了,你也不管管吗?”


——
  薛洋穿上素净的白道袍,将明眸蒙上白绫,回想起他和道长的回忆……
  那时候,晓星尘即使双目蒙尘,却心目未染,笑得温润如初。
  那时候,晓星尘还会每天给他和阿箐一颗糖。
  可是他的笑还有糖是给他带回来的无名少年郎的,并不是十恶不赦的薛洋。
  “你一开口我就笑,我一笑,剑就不稳了。”


——
  他把整个义城都摸了一遍,其中还撞到了柱子,踢到了石头。
  他在湖边,隔着白绫,模模糊糊地看到了自己的模样……
  “道长,你看,我好像你啊……”


——
  第一年
  “谢谢道长帮我们除了晚上经常吓人的邪祟,不然我们的村民还有孩子晚上都不敢出门了。”
  他露出一对虎牙,笑道:“不用谢,这都是低级的邪祟,不碍事。更何况,我是道长,给人们除恶是应该的。”


——
  第二年
  “哎呀,对不起,这位道长,孩子乱跑撞到了你,你怎么样了?没事吧?”
  他笑道:“没事,小孩子这个年龄正是喜欢蹦跳的时期,让他撞几下,又不会撞坏。”


——
  第三年
  “这位道长,你要去哪里,要不要我给你带路?这里的路复杂,如果不是经常来这里的人,都会迷路的。”
  他沉思了一会儿,说:“那就麻烦你了,我要去……”
  ……
  一直到了八年,八年,他把以前的十恶不赦硬生生地活成了明月清风。


  如果是以前的薛洋,他不会给人除邪祟。
  如果是以前的薛洋,他会厉声训斥撞了他的那位不长眼的孩子。
  如果是以前的薛洋,他甚至不会说出“麻烦”这个词。
 
  一切以一盘点心而起,以一糖,一手,一囊,一剑为终。

我的表妹在我的安利下,迷上了狐妖(•̀ω•́)✧
然后呢,今天我去她家吃饭,她就一直要让我画苏苏,于是就出现了以下草稿流翻车现场😏↓

来自唱歌好听的人的歧视

https://kg.qq.com/node/play?s=BYS0lZB0YBLArBJT&shareuid=669c998c2724358a32&topsource=a0_pn201001006_z1_u414929216_l0_t1527331844__
来自同级男同学的魔性歌声,真牛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