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神烦

大爱黄少天ღ( ´・ᴗ・` )比心

作业上出现了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舔一下夜雨声烦不说话٩(๑ᵒ̴̶̷͈᷄ᗨᵒ̴̶̷͈᷅)و 

🙃🙃🙃🙃实在忍不住了

什么叫这是同人就完全和原本应有的设定里脱轨了?

看来一些人还真是不理解ooc和玛丽苏到底叫什么意思🙃🙃请理解清楚再为自己笔下的人物负责谢谢

【喻黄】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刀子向)

刀子预警

年龄操作有

黄少天个人中心向

为什么?为什么会有个小孩子睡在我身边?黄少天一只手扶着额头,一只手单撑在坚硬的床板上,头疼不断侵蚀着黄少天的脑神经,但是身旁小小只而又温软的身体和与蓝雨宿舍截然不同的摆设让黄少天不断地认清现实,这……不是他所生活的地方。

疼痛,在这时好像不再是黄少天的累赘,相反的,疼痛使黄少天有着更加冷静的头脑,去思考,去思考这翻天覆地的一切,以及……身旁的这个孩子。

黄少天扭头看了看周围的环境以及身上的服饰,低着头沉思:这里的环境普通,但是装饰得很温馨,卧室里也有很多生活用品,看起来也不像是被人绑架的样子,身上的服饰也平平无奇,却不是我昨天所穿的衣服。但是为什么我的身边会睡着一个小孩子呢?他是谁?为什么突然出现在我的身边?还有……为什么这个小孩子的眉眼让我看到了队长的身影呢?

想到了喻文州,黄少天的眼神中透露出一丝窒息的悲伤,但是下一秒眼中的悲伤瞬间化作微风吹走了。突然,那个像喻文州的小孩子嘤咛了一下,似乎睡得有点不安稳,黄少天轻轻地用手拍打着那个小孩子的背,看到小孩子睡熟了,就轻悄悄地起身,在卧室中寻找着线索。

在晚上,黄少天并不容易地在卧室中找到了一个日记本,好险这个身体的主人有着天天写日记的习惯,不然黄少天都不知道该怎样好。

这个身体的主人名字也叫黄少天,是一个上市公司的普通职员,和同事的关系都不错,但是他的父母在他28岁那年出了车祸,双双去世。父母去世的消息让黄少天颓废了一段时间,但是有一天他出门买东西的时候路过了一家孤儿院,看到了一个特别合他眼缘的小孩子,然后收养了他。

那个孩子叫喻文州,他一出生就被人丢在孤儿院门口,然后院长给他起名叫做喻文州。不知是性格的原因还是被亲人的抛弃,他的性格十分温润,内敛。别的小朋友都吵闹着的时候,他总是微笑着看着手中的书本,这显得他即合群又离群。

就算来到了黄少天的家,他也不哭不闹。相比之下,觉得新奇的黄少天反而更像一个孩子。过了好几年了,喻文州现在6岁,黄少天现在却已经是34岁了。

黄少天合上日记本,叹了一口气。回想起在蓝雨的种种,从青训营的互相看对方不顺眼,到蓝雨双核的磨合,再到与队长天衣无缝的默契。粉丝们都说夜雨声烦就像一个骑士一样强硬地守护在索克萨尔身前。可是就是这一份默契,使得黄少天心里无比清楚,喻文州,才是那个最残忍的人。他的运筹帷幄之中,就连人心也在他的手中把弄,蓝雨双核面上的温馨活泼,向来只是利用者与被利用者之间的戏剧。赛场上的机会主义者,场下的活泼小太阳,两者之间差距怎么这么大,只有黄少天自己心里清楚。不知是利用者还是被利用者的黄少天心中的情恕,只能深深地藏在心里,不让他见到阳光,也不让他有生长的机会。

黄少天盯着喻文州睡熟的神情,心里思索:这样……貌似也不错?

在往后的余生中,黄少天买了一颗和喻文州岁数一样的榕树,并把它种在院子里,用刀在树身上刻了一段字,并用蓝色的绸带遮住。他是这样和喻文州说的:“我死了之后,你一定要把我埋在这颗树下面,那时,你也可以拆开那条蓝色绸带,那是我心里最想对你说的一句话。”

最终,黄少天在89岁那年,在一场睡梦中去世。他去世前,面上还保持着开心的笑容,不知道是梦到什么好梦呢……

61岁的喻文州,推却了儿子想要帮忙的意愿,拿了一个梯子,爬到树上解开了那条早已被风雨侵蚀而变色的蓝色缎带,上面写着——

致文州:

真心待人,勿装疏冷。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一个小小的脑洞

黄少天准备开学的时候有了开学焦虑症,在开学的前一天众人终于见识到了什么叫“沉默寡言黄少天”!!

黄少天那个心烦的啊,吃饭的时候都在发呆,那个吃货黄少天竟然连虾饺不想吃了,就连不小心夹了块秋葵吃都不知道!有空的时候都在发呆,这一天下来喻文州都没听见黄少天说过几句话。

喻文州:少天你怎么了???是王队扎你小人了吗????是鬼上身了吗????

黄少天此时只想对月流泪,对花叹气,表示我什么都不想说ε=(´ο`*)))唉。




我最近也挺焦虑的,明天去上学    唉想想就jio的脑壳疼

第五人格日常吐槽 (反玛丽苏)

http://t.cn/RkJ9FFT
我第一次用对话小说,感觉挺好玩的,下次有机会再来一篇
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在一些软件里总是看到第五玛丽苏无脑文我们生气得呀!
所以我就代表我的朋友们去写文,如果读者们有什么新奇的想法在评论区告诉我哦(っ╹◡╹)ノ❀

「叶黄」如果我们二人心意相合,我们会怎样?

有一点点的黑手paro
ooc什么肯定都是突破天际的那种
如果都没事的话,阅读走起走起❤


我已经跟踪他很久了。
黄少天心里难得的有了点小脾气,他堂堂剑圣,往往手起刀落人就躺地上一动不动的了;但这次的目标与往常有这很大的差异——
这次的目标是嘉世的斗神叶秋。
之前还在蓝雨里训练的时候,黄少天还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把当时最强(现在也是最强)的斗神叶秋所能达到的高度设为人生的目标。
别人笑说黄少天天真无邪,心思单纯。连叶秋都没有见过,就把他当做人生的目标。
当别人说起叶秋时,脑海中浮现的都是嘲讽值max,神出鬼没的形象;而黄少天想起的却是那个有点虚胖,脸色发白的人真的是叶秋吗?
黄少天在之前见过叶秋,见过很多次。当时黄少天被当时蓝雨的当家魏琛带到H市,却忘记带他回去了,于是黄少天在偌大的H市迷路了。
“去嘉世又没人认识我,可怜如我现在已经要沦落到流浪街头了吗?……”黄少天在嘴里不断嘟囔着。
然后黄少天走到一家便利店里买了个包子吃,吃包子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穿着一个长款大衣的青年拿着包烟结账,黄少天仔细看着那个青年的手。黄少天默默地在心里给这双手打了十分,那双手形态优美,手指修长,而且指甲修理得当,整只手都像一块冬暖夏凉的白玉一样。后来那个青年注意到旁边的黄毛,两个人就这么对上眼了。
就这样,就是黄少天和叶秋的第一次见面,后来他们也交换了联系方式。你问我为什么?你没看到他们已经对上眼了吗。
这么多年过去了,黄少天也渐渐忘记了这个目标,但是举手投足之间依然是有一些叶修之前教出来的小习惯,是的,叶秋早就告诉了黄少天“叶秋”是假名这件事情。两人的相处方式无比的亲昵,而黄少天本人却不知道。
啧。怎么还不出来啊。黄少天在心里谴责着叶修,都明明隐退了一次的,还要卷土重来创建了兴欣,老叶真是够潇洒的。
叶修嘴里叼着烟,穿着人字拖踢踢踏踏地走了出来。黄少天手里握着狙击枪,准星瞄准着叶修的太阳穴,刚准备按下扳机时,叶修的目光瞬间转到了黄少天的所在处,然后笑了笑,比了几个手势,走到了一个阴暗的巷子里。
黄少天烦躁地甩了甩头发,生气地咂咂嘴,但是依然走向了那个巷子里。
黄少天看到的,是一个挨着墙叼着烟吞云吐雾的一个青年,仿佛这几年从来没有变过。
也是,这个总是爱令人出乎意料的心从来没变过。黄少天在心里默默地吐槽。
叶修看了他一眼,说:“来啦?”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给他。嘴里不停歇地说:“老叶你有什么遗言快点交代出来,我好歹也能听一下你临终前的话语啊……”
黄少天的话还没讲完,叶修就打断他的话,问:“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黄少天被他那直白得毫无掩饰的话给吓愣了几秒,过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然后小心翼翼地说:“……说真的?”
叶修微微笑了笑,点头:“真的。”
黄少天没有说话。
叶修也没有说话,就那么看着他。
黄少天笑得虎牙都露了出来,说:“你怎么抢了我的台词啊!还有……老叶!我也喜欢你!”
叶修无奈地看着他玩闹的时候;叶修专心修整手里的枪的时候;叶修挨着椅子露出嘲讽脸的时候……叶修无论在做什么,都让黄少天的心扑通扑通直跳,黄少天很早就知道,自己是喜欢叶修的,也正是因为喜欢叶修的这颗心,让黄少天迟迟没将心中的情絮讲诉出口,我可是机会主义者,为了不会让叶修厌恶自己,我宁愿对此事只字不提,只愿叶修不会讨厌他,厌恶他,因为这样,机会主义者冷酷的心真的会变得很冷,就像冬天一样。
黄少天抱着叶修,对着他的耳朵,低沉地说道:“老叶,天知道我有多么的爱你,也多么的怕被你厌恶。”
叶修提起黄少天,笑得十分宠溺和愉悦:“我怎么可能会厌恶你这个冷酷的机会主义者呢?”
两人相视一笑,原来我们彼此都清楚对方心里想的是什么……
黄少天倒在床上,两只修长的手无助地捂住了脸庞,时不时发出几声从喉咙里发出的呻吟。
叶修双手撑在黄少天的两侧,不断在他身上煽风点火。忽然,叶修停住了,他笑着问黄少天:“猜猜雇你刺杀我的雇主是谁?”
黄少天咬牙切齿地说:“你问起来就肯定又是你干的好事!”
叶修亲了亲黄少天的额头,说:“我只是想见见你,谁叫你之前一直不见我来着。”
“哼!还不是因为你那时候……唔!你!”黄少天双手抵住叶修的肩膀,说着说着忽然一顿。
“你……你轻点……我……我还是个处_男……嗯!”黄少天双手环住叶修的脖子,小声地在叶修耳边说。
叶修用手撩了撩刘海,邪魅一笑说:“处男?很快就不是了。”

突然有点想法(っ╹◡╹)ノ❀
主页有正文(๑•̀ω•́๑)